欢迎访问长沙教育信息网!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政务公开 > 新闻动态 > 综合动态

“矛盾老师”刘建强

发布时间:2019-01-11 13:35     稿件来源:长沙市教育局
        本网讯(通讯员 黄军山)如果见到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的刘建强老师,你很容易被他那矛盾的外表给弄糊涂——满头的银发,却同时有着20多岁的年轻人才有的清隽面容。说他鹤发童颜,或者早生华发,似乎都不那么恰当。

  刘建强2019年48岁,1991年走上讲台,当老师27个年头,当了23年班主任。如果追寻他白头的原因,他说“因为我当了23年班主任,每天想着学生的事”。当你问他为什么会这么显年轻,他还是会说“因为我当了23年班主任,每天跟学生们在一起”。

  真是一个“矛盾”丛生的老师。然而,当走近刘建强,你会发现,看起来“矛盾”,实则自然的事情在他身上可不止一两件。

  “怕老婆”与“很出格”

  同事们说,刘建强“怕老婆”在学校是出了名的。这一点,他自己也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了。

  平时挺幽默的他,只要老婆在场,就会默不作声。

  但是,他却背着或者当着爱人的面,做了不少“出格事”。

  1996年,刘建强班上有一个特别调皮的男生叫宋灿。开福区的打架事件几乎都跟他有关。为了教育好这个孩子,刘建强把他带到了自己身边,住在自己家里。让老婆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住到了父母家里。

  后来,宋灿被他的付出改变,考上了高中,并且成为一名军人。宋灿在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的网站上看到刘建强的名字,特意打电话到学校办公室,要到刘老师的电话。

  宋灿同学说:“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前三名,分别是刘老师、女朋友、父母……”

  “父母永远是第一位的。”为了这个排序,刘建强还在电话里“臭骂”了他一顿。

  除此之外,刘建强还是一名“不务正业的数学老师,正经的厨师”——他的厨艺不错,每年家里的年夜饭都由他一个人包打包唱全权负责,老婆可以完全不用操心。

  然而,刘建强的高超厨艺,还有别的用处——用来激励学生。

  在他班上,基础弱但又进步大的学生,能坚持在学校食堂吃饭的寄宿生,以及成绩排在年级前20名(课代表可以放宽到前30名),可以获得他的邀请,到家里吃饭,由刘老师亲自下厨。

  这样的邀请,一期两次,多的时候10多个,少的时候也有七八个人。这么些年,到过他家里吃饭的学生,至少一百多人次。

  刘老师的学生郭子轩数学得了63分,但是由于进步很大,受到了邀请。郭子轩说,小学以来从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奖励和肯定。家长听了孩子的,见到孩子的转变,也主动配合他做工作。

  “怕老婆”的刘建强坦言,他做的这些,经常是利用老婆不在家的时间。

  身体健康与神经衰弱

  刘建强特别热爱生活、热爱运动。他最爱的运动项目是骑自行车。别看他身板瘦小,他却曾经两次骑自行车进藏。

  按理说,他应该是一个身体很健康的人。

  然而,他却曾经两次晕倒在课堂——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他患有神经衰弱,常常会失眠,导致整晚睡不好觉。而导致神经衰弱的原因,则有一个故事。

  李珂颖,是刘建强2004所带的初二年级班上的一名女生。父亲从事建筑行业,长期在外工作,给她的银行卡上就有10多万的存款。但是,处在叛逆期的她,却很难与母亲的交流、沟通。一度,她的厌学情绪特别强,一心想着要离家出走。

  尽管如此,李珂颖却愿意与班主任刘建强交流。为了稳住她的情绪,经家长同意后,刘建强把李珂颖带到自己的家里,耐心细致做工作,并且义务辅导她的学习。

  这一住,就是一个半月。

  一个半月以后,本来身体健康的刘建强晕倒在教室里。

  经查,他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。

  至于原因,经事后归纳一下,两个方面:

  一方面,“担心她会出走,每天晚上精神紧张,睡在床上都在听家里的动静,严重影响睡眠。”

  另一方面,当时刘建强刚给父母买了房子,而李珂颖的家庭条件很好,难免有一些质疑他收费搞家教家养的风言风语。

  谈起这段往事,刘建强感到很遗憾:“由于自己生病,这个班没带完。”

  “条件一般”和“大手大脚”

  刘建强老师的家庭条件很一般,他的同事、学生都知道。

  这一点只要看看他的衣食住行就知道:

  他和爱人、孩子依旧住在80多平米的两室一厅房子里。

  刘老师的爱人,前几年从企业买断工龄后,几乎赋闲在家。

  刘老师开着一辆2011年购买的雪佛兰乐风,已经开了6万多公里。

  但是,他又特别“大手大脚”。

  刘建强有一个理念:当老师一定要站在学生的角度去理解他们。所以,他从来不问学生“听懂了没”。

  他的口头禅是“我讲清楚了没有?”

  顺着他的这个思路,他说,老师没讲清楚,学生可以留老师的校,“能留老师校的学生都是好学生”——只要学生有问题,无论是课间,还是放学后,都可以把他留下来问问题。

  他还形成了“预约机制”。只要学生今天给他口头说一声,或者写个字条,就可以预约他第二天任何空余时间。

  为此,他几乎每天都要在学校静校的前一刻钟才能走出校园。

  放学后,孩子们要他辅导时,怕孩子们饿着,他会打开抽屉,让孩子们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。

  他的抽屉里面总是有饼干、棒棒糖、巧克力等零食,永远不会枯竭,而且都是自费购买。

  为什么要准备零食?刘建强说,有一次放学后,他在给学生辅导,儿子在办公室等他下班,孩子实在饿得不行,偷偷摸摸地吃他茶杯里的茶叶。

  这一幕,让他至今讲起来都眼含泪水。他想,儿子放学后会饿,学生们问问题一样会饿。于是,从那以后,他的抽屉便成为零食的宝库。

  为此,他每学期花在零食上的钱,都有上千块。

  刘建强每天都很忙,几乎所有时间都花在学生身上。

  不仅没收入,还往里面倒贴钱。难免有些疑问,他这么有劲卖力辅导学生,是不是有偿辅导?

  然而,他拍着胸脯说,我从没收过学生和家长一分钱。

  “他性格很犟,不是心里怕老婆”,同事廖倩如是说。

  放得下和放不下

  “见了便做,做了便放下,了了有何不了。慧生于觉,觉生于自在,生生还是无生。”这是刘建强最喜欢的一副对联。

  受此影响,刘建强是一个“放得下”的人。

  他放得下自己的事——48岁了没有评高级职称。他说自己没时间去总结,也不太上心去管这些事情。

  他没有师道尊严的“面子包袱”,在课堂上放得下架子。

  他的学生,只要在课堂上得到3个A+,作业得到2个A+,他就给学生奖励棒棒糖。

  通常的课堂上,是不允许吃零食的。

  但是,只要刘建强奖励的棒棒糖,可以放开吃,甚至是在回答问题的时候都可以吃。

  “这是一种平等交流,也是一种学习的成就感。”

  引入“棒棒糖奖励机制”后,他的课堂便变得十分轻松。但同时,也十分紧张——每个学生都铆足劲要获得这样的“特权”。

  但是,刘建强也有放不下的事情。

  作为一名“老”班主任,他放不下年轻班主任。

  曾经与他搭过班的年轻老师曾亮说,刘老师请过他们这些年轻班主任吃过不少饭,专门聊班主任工作。更多的时候,则是利用在食堂等私下比较轻松的场合,教他们如何做一个好班主任。

  还有一件事,刘建强放不下。

  他说,退休了以后,想去湘西或者大凉山支教。

  而最放不下的事,还是班主任工作。

  2016年,由于自己的身体原因,加上家里双方父母方面都有人患绝症,估计熬不了几年,想多尽一份孝,刘建强不再担任班主任。但是他始终放不下学生工作。2018年,学校学生办缺人,征求他的意见,他又义不容辞地接受了新任务。

  “让我休息一届,我愿意再当班主任!”

 

 



相关文档: